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怡木小說 > 都市 > 娛樂超級奶爸 > 第三千九百二十七章 《送彆》(大結局)

-

“今天,我很高興,真的非常高興!

從踏入娛樂圈到現在,一直都有各位朋友們的支援,如果冇有你們的話,恐怕我早就堅持不下去了。”

劉子夏麵向攝像機,像是在和自己的親人聊家常:

“也正是因為一路上一直都有你們的陪伴,我的娛樂生涯才越發地燦爛和輝煌!

儘管不想說再見,很不想和各位分離,但是人生中自有彆離!”

現場的觀眾以及守在客戶端前的網友們,在聽劉子夏說到這裡的時候,已經意識到了什麼,早已泣不成聲。

鬥音、速手、愛7藝、企鵝視頻……更是滿屏都飄著‘我夏不要走’的彈幕。

“小時候大人總是告訴我們,不要分梨,所以從小就對這種食物充滿了一種特殊的掛念,好像一定要整個吃下,人生才圓滿一樣!”

劉子夏眼眶微微紅潤,鐵打的漢子此刻也滿懷著感動:

“大家應該也都聽過孔融讓梨的故事,在這裡麵有我們華夏的一種非常偉大的傳統品質。

梨代表了一種我們的性格,我們願意給周圍的人多做一些犧牲,我們也願意通過委屈自己來成全他們。

我會願意給你讓梨,但人在麵對分彆的時候,我又非常地猶豫,我們不想去麵對分離。

所以,生命如此短暫,我們始終都會有更加需要我們的人每天一起去度過!

時光裡山南水北,你我之間人山人海。

就讓我們但行好事,莫問前程,走著瞧吧,我們一定會再見麵的!”

叮咚!

隨著劉子夏話音落地,現場就響起了悠揚的樂曲聲。

不是鋼琴,不是吉他,而是獨屬於華夏的古琴。

在舞台上距離劉子夏所站位置不遠處,一座升降台緩緩地從下方升了起來。

一身華夏古裝的方瑾龍大師正坐在一方古琴前,閉目彈奏著。

清幽婉轉的琴聲從方瑾龍修長的指間流出,那聲音委婉低沉,彷彿汨汨流水,又帶著淡淡的憂傷和煩悶。

簡短的音樂前奏並冇有持續多久,劉子夏那溫潤中帶著一絲沙啞的聲音就唱響了:

“長亭外

古道邊

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長亭飲酒、古道相送、折柳贈彆、夕陽揮手、芳草離情……

短短的兩句歌詞,一副無比鮮活的送彆景,已經躍然每個人的腦際,緩緩地浮現在每個人的眼前。

華夏千百年來,對於離彆、分彆等場景的描述,大抵是離不開亭、道、風、柳、笛、簫、殘陽、斷壁的。

可就是這些意象,卻以短短的兩句歌詞就全部集中了起來。

一種強烈的意象衝擊,強烈震撼著每一位現場觀眾以及直播間前網友們離彆的共性。

畢竟這一去可能會再相見,也有可能就此永彆!

所有聽眾們沉默了,他們想到了這些年間,劉子夏的聲音、作品,一直都繚繞在他們身邊。

如果就此離去,想想從此世界上少了一個劉子夏,忍不住悲從心頭起。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壺濁酒儘餘歡,今宵彆夢寒…”

天之涯、海之角,那是什麼地方?

韓愈曾著有‘祭十二郎文’,其中有一句話:‘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其意寓極其遙遠的地方。

從這段歌詞來看:離彆之後,知己也將天涯兩隔,即使天涯若比鄰,也抵不住離彆淚水,彆夢幽寒。

《論語·雍也篇》:‘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

本也不過孤身一人,今後也不知將要孤單多久,暫且今天把歡樂飲儘,日後尚有回憶可追。

這樣一幅天地開闊、把酒言歡、莫傷彆離的宴會,也不禁覺得感傷起來!

以往華夏娛樂圈為什麼會真熱鬨?

似乎一切都和劉子夏相關!

不論歌曲、電影、電視劇還是綜藝節目,似乎有了和劉子夏相關的一切,也就有了和娛樂相關的談資。

隻怕以後,縱然朋友之間把酒言歡,也難以再有娛樂全的事可談論,知音難覓尋!

“情千縷

酒一杯

聲聲離笛催

問君此去幾時還,來時莫徘徊…”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聚少離多本就是人生的常態,所以儘管悲傷難耐,也請所有人都高興起來,難得有這最後的相聚,不言離彆。

在當下忙碌的時代,你忙、我忙……似乎忙碌已經成了大家的態度。

不論多麼要好的朋友、夥伴,往往都需要提前好多天的約定,才能夠兌現短暫的歡聚。

三兩好友,濁酒一杯。

這對現代社會也成了一種奢望!

席間提及下一次相聚會在何時,你我之間卻是搖頭苦笑,一句‘再定’把接下來的再次相見無限期延長。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壺濁灑儘餘歡,今宵彆夢寒…”

此刻歌詞上的重複演唱,加深了情感輸出。

把所有的愁緒都融到了‘一壺濁酒’,也就意味著離彆的時刻越來越近。

把酒言歡,觥籌交錯。

雖尚未分彆,但已經想到了重逢的日子,情緒含蓄而憂傷1

劉子夏的目光投向了觀眾席,投向了攝像機,彷彿透過那冰冷的鏡頭,感受到了網友們的悲傷情緒。

對劉子夏而言,今日一彆,他告彆的不僅僅是這些粉絲們,更有這些年的忙碌生活,還有那些娛樂圈的朋友們。

他的目光深邃,眼眶漸漸紅了起來!

這些年經曆的一切都如走馬觀花一般,那些參加過的選秀節目,唱過的歌曲,演過的角色……

早已牢牢地烙印在他的腦海深處!

或許,在以後還會回憶,也還會拿出那些作品細細欣賞……但是傷感的情緒已經再也無法壓製了!

不捨、決絕、悲傷……

種種情緒化成了淚水,讓這個一直表現得陽光、開朗的鐵漢子,哭紅了眼眶!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問君此去幾時還,來時莫徘徊……”

他的聲音變得哽咽,歌聲幾度重複,卻每每停頓下來。

劉子夏的淚水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模糊了雙目。

他也是第一次如此真實地發現,原來嘴上無所謂的說著暫時隱退,可真正內心中最不捨的還是他!

捨不得這些可愛的粉絲們,捨不得那些曾經的經曆,更捨不得那些歌曲、影視劇……

或許多少年之後,他會帶著更好的作品出現在所有人麵前,以全新的自己來重新締造傳奇。

可娛樂圈早已經是他的家了,再次出現,也不過是‘遊子歸來’而已!

所以他哭了,從重生之後一直堅強的他,哭的像個孩子一樣!

現場所有的觀眾,以及無數直播間前的網友們也忍不住了。

早已經習慣了劉子夏的存在,突然不再擁有,那種情緒上的急劇變化,讓他們一時間難以接受。

特彆是當他們的偶像,當著他們麵情難自禁,放聲哭泣的時候,他們也忍不住了。

一個個抱著自己的朋友、愛人、親人……放聲痛哭!

……

“天之涯

地之角

隻交半零落……”

全場皆哭的場景,實在是太令人震撼了。

就在方瑾龍手中的古琴彈奏,即將落入尾聲,整個現場一片沉寂的時候,一道孩子的空靈歌聲響了起來!

所有人的眼睛,齊刷刷地朝著舞台上看了過去。

隻見剛剛已經演唱過的李夢一,左右手分彆牽著月月和陽陽走上了舞台。

月月和李夢一穿得似乎是親女裝:粉色的連衣長裙,紮成了丸子頭的黑髮,精緻的妝容彷彿白月光一般。

小陽陽的裝扮則是和劉子夏雷同:白色的小襯衣,藍色的牛仔褲,藍白相間的旅遊鞋,還有同款的碎髮,近乎相似的麵容……

纔剛一登台,就已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已經淚流滿麵的劉子夏,在看到自己兩個孩子的時候也是一臉的驚訝。

下意識地,他微微偏頭,開始擦拭起了臉上的淚水。

畢竟是自己的兩個孩子,劉子夏也不想讓孩子們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麵。

隻可惜冇等他的動作完成,李夢一就已經領著這兩個小傢夥走了過來。

當李夢一時牽住劉子夏左手的一瞬間,一股難言的心安油然而生。

什麼哭泣,什麼歌曲,什麼演唱會……

在此刻他的目光中就隻剩下了李夢一,隻剩下月月,隻剩下了陽陽!

“長亭外

古道邊

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李夢一眼含愛意地看著劉子夏,紅唇輕啟。

空靈、甜美的嗓音,把一首離彆的歌曲唱出了一種淡淡的情懷,這種情懷是陪伴,是始終如一的心之安處!

劉子夏的情緒平穩了下來,他看著鳥巢觀眾席的觀眾們,眼睛裡是釋然和懷戀。

也許真正的送彆並冇有古時候的長亭古道,也冇有勸君更儘一杯酒,而是就這樣靜靜地踏上遠方。

告彆昔日的朋友,也告彆曾經走過的日子,帶著美好的回憶,開始新的旅程。

叮咚咚!

伴隨著音樂聲,劉子夏的目光越飄越遠,他無聲地留著淚水,聲音溫潤如歌,清澈如風般訴說著:

“假使今天,你我之間想說的話全部都說了,想做的事兒也全部都做了,想表達的心意也徹底躍然於紙上了。

那我們,哪裡還有什麼來日方長?

所以生活就是這樣,總會有許多的分彆,有人來就會有人走,也總會留下那麼一點點的遺憾。

也正是總要留那麼一點點的東西,屬於我們的故事,才能未完待續!”

(全書完)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